移动版

设立或收购子公司超百家 迪安诊断高速扩张存隐患

发布时间:2020-06-08 14:40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张玉上海报道

一桩孙公司千万级别的行贿案件,让迪安诊断(300244)技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0244.SZ,以下简称“迪安诊断”)陷入舆论风暴。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一则判决,重庆市黔江中心医院检验科原主任付晓、财务科原科长钟华利用职务之便,伙同时任黔江中心医院院长张翼林,2011~2018年共同收受圣莱宝检验公司1770万元。

2014年,因圣莱宝检验公司被迪安公司收购,公司更名为重庆迪安圣莱宝医学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后又于2015年更名为重庆迪安医学检验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迪安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迪安公司由迪安诊断全资子公司杭州迪安医学检验中心有限公司100%控股。

迪安诊断上述孙公司1770万元行贿的资金来自哪里?公司对涉案的相关人员采取了怎样的处理措施?6月4日,迪安诊断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暂时不方便对上述问题作出回应。

高额利润抽成

从2011年6月至2018年5月,被告人付晓、钟华和张翼林共同收受圣莱宝检验公司、迪安公司共计1770.064787万元。

判决书显示,2010年,重庆市黔江中心医院在创建三甲医院时,付晓与张翼林商量,由黔江中心医院与圣莱宝检验公司合作成立黔江分中心,负责黔江中心医院尚未开展的检验项目,并由付晓负责与圣莱宝检验公司协商合作事宜。

付晓与圣莱宝检验公司负责人尹某谈合作过程中,付晓与尹某商量,因黔江中心医院与圣莱宝检验公司合作成立黔江分中心,需要黔江中心医院院长张翼林同意,黔江分中心成立后的运行、付款等各环节需要黔江中心医院财务科科长钟华的支持,要求圣莱宝检验公司将其从黔江分中心所得90%的收入中,除去成本后将70%的利润分配给付晓和张翼林、钟华,三人按3∶3∶1比例进行分配,尹某表示同意。随即,付晓将与尹某的协商结果告知了张翼林、钟华,二人均赞同。

2014年,因圣莱宝检验公司被迪安公司收购,但黔江分中心的运营模式以及圣莱宝检验公司给付晓、张翼林、钟华的好处费比例及方式,迪安公司法定代表人叶某均同意保持不变。

从2011年6月开始,被告人付晓、钟华及张翼林按照与尹某的协商结果,逐月从圣莱宝检验公司分取与其比例对应的金额,直至2018年5月。其间,三人为利益得到长期保证,分别以各自亲属或者朋友的名义与圣莱宝检验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为防止事情败露,三人商议,由谭某(代张翼林收取贿赂,另案处理)牵头成立了4家咨询公司走账。经鉴定,从2011年6月至2018年5月,被告人付晓、钟华和张翼林共同收受圣莱宝检验公司、迪安公司共计1770.06万元(付晓分配金额为758.6万元,钟华分配金额为252.87万元。)

根据判决书,判处付晓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60万元。判处钟华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50万元。扣押在案的涉案赃款上缴国库,对钟华尚未清退的赃款191.382182万元继续予以追缴。

业绩不容乐观

“因新冠肺炎疫情,医院的门诊量下降,传导到公司产品代理业务和传统检验业务收入均出现同比下降30%左右的状况。”

公开资料显示,迪安诊断主要面向各类综合医院与专科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乡(镇)卫生院、体检中心、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各级医疗卫生机构,以提供诊断服务外包为核心业务的第三方医学诊断整体化服务提供商。

而在孙公司巨额贿赂的同时,迪安诊断的业绩状况并不乐观。根据公司方面日前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报,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总收入为15.33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了1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257.62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了90.83%。

“因新冠肺炎疫情,医院的门诊量下降,传导到公司产品代理业务和传统检验业务收入均出现同比下降30%左右的状况,利润同比亦下降6000万元左右。同时,公司积极开展新冠肺炎核酸检测业务,产生的增量收入弥补了传统检验业务收入的缺口。第一季度若仅计算检验板块业务收入已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且利润同比实现正增长。”对于第一季度业绩的下滑,迪安诊断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解释称。

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第二季度的业绩预期着力满足疫情所产生的市场,新冠检测量增长及医院复工复产,门诊量、手术量等逐渐恢复,具体情况公司将根据创业板相关规定,在7月15日前披露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

此外,根据公司日前发布的2019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为33.3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为30.98%,比2019年初增加了4.56%。

对此,迪安诊断方面表示,公司主营业务为第三方医学诊断,为医疗机构提供检验产品和检测服务,由于上游诊断产品供应商和应收下游医疗机构客户账期不同,下游医疗机构客户账期更长,构成账期差,因此构成应收账款。不过公司主要客户为公立医院,因此发生坏账风险较低。

截至2019年末,公司短期借款为16.29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为15.16%,较2019年初增加了3.53%;长期借款为10.64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为9.9%,较年初增加了2.57%。

就此,迪安诊断方面回应称,公司2018年长期和短期借款加上债券合计为36.10亿元,2019年长期和短期借款加上债券合计为33.73亿元,借款较同期是下降的,借款的原因主要是满足公司正常商业需求。公司会合理综合利用各种金融工具,持续稳健经营。

高速扩容隐忧

截至2016年度末,迪安诊断已先后在多个省市设立45个子公司,收购33家子公司。

第三方医学检验室又称独立医学实验室(ICL),是指在卫生行政部门许可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专业从事医学检测的医疗机构。它与医院建立业务合作,集中收集并检测合作医院采集的标本;检验后将检验结果送至医院,应用于临床。

权威数据显示,目前,ICL行业仍然处于一个高速扩容的阶段,与国外30%甚至50%以上的渗透率相比,国内ICL行业的市场渗透率仍然较低,大概在5%~10%之间。作为高景气细分行业,ICL数量快速增长。

据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医学检验实验室1495家,比2017年同比增长73.4%。在第三方医检行业中,金域医学、迪安诊断、华大基因、达安基因4家公司属于龙头,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

激烈的竞争模式下,迪安诊断在2016~2017年一度采取了高速的扩张模式。迪安诊断2016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先后参与设立了若干个国内外产业基金与行业并购基金等资本平台,有利于加快外延式扩张速度、实现技术资源储备和获得良好财务回报。

截至2016年度末,迪安诊断已先后在杭州、南京、北京、上海、济南、温州、沈阳、哈尔滨、云南等多个省市设立45个子公司,收购33家子公司。

这也导致公司商誉不断增加。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度末,迪安诊断商誉为15.03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6.28%,较2015年度末增加了14.66%。就此,迪安诊断方面解释称,报告期公司新增投资项目,按照企业会计准则规定,属非同一控制情况下溢价收购商誉增加所致。

而截至2017年度末,迪安诊断通过设立或收购等取得的持股50%以上的公司已经达到了106家。

值得一提的是,迪安诊断副总裁姚树列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公司从新建一家实验室到实现盈利的一般周期是3年,“我们基本上在2017年完成了实验室的布局,在2017~2018年筹建的实验室都会在2020年左右达到盈亏平衡或者扭亏的状态。”

此外,财报显示,迪安诊断2020年一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2亿元,上年同期为-2.46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了30.25%。

迪安诊断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2016、2017年是新建实验室,扩张、外延发展做区域布局的阶段,资本性支出大,负债规模逐年上涨。2018、2019年公司已经转向看内生增长,未来关注内生,关注投入产出、特检业务,自身研发产品。

“2018、2019年精益管理中,公司2018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73亿元,2019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83亿元,同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改善,这是现金流第一次持续较快增长。2020年第一季度现金流较同期减少主要是因新冠肺炎疫情,公司主要客户医院停工影响。”上述负责人说道。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